「公关危机处理」[危机公关处理方式]饿了么下架狗肉,张旭豪的公

「公关危机处理」

狗肉该不该吃的话题,也许能排进本世纪导致感情破裂、恋人分手的十大讨论之列。支持方和反对方的态度对峙有多白热化,相信也不用详述。按理说,在国外,这是任何一个香港市民人物或中小企业都不想与之扯上的关系的困难话题。(汪汪,别次我好吗?)

但近期,没想到就有家该公司立即与它搭上的关系。

11月2日,饿了么通过官方网站微博昭告天子,同日在的平台上下线所有狗肉餐品。一些网民惊呼:“什么鬼,连外卖App都要站队了?”一时,各种“点赞”、“之后订餐只用饿了么”和“卸载”、“手动再见”等声响交叠在微博评论家中。

尽管支持和赞成的声响如此白热化,但只要肯花1分钟把饿了么的公开信从头到尾浏览一遍,普通人也不会得出“饿了么在站队”的论证。

在公开信中,关于为何要上线狗肉,下述这一段早已说的很确切——

“国家所目前为止未出台狗肉的宰杀防疫体制,消费市场上通货的大多数狗肉也产自不明。狗肉在缺乏防疫的情况下,极可能携带病原体、传染病病原体等致命有害物,因此存在较小食品安全可能性,这促使饿了么做出最终的抉择。”

如果看完一段话,依然执意要认为饿了么是站在爱狗民众一旁的话,就只能被认为是在搞事了。

这也是为什么我在下面说,狗肉该不该吃此类矛盾尖锐的难题,任何一个香港市民人物或中小企业都不想介入,因为无论你如何希望摆脱理性态度,如何希望试图从纯道德的视角去解释这件事,联合会有一些人特异性失明。

尽管如此,从PR角度看,这次饿了么只不过还是打了场付出大于的大大胜。

这次撤下狗肉暴力事件,从百度、百度搜索出来的相关新闻报道和微博上面的高赞评论家来看,完全都是正面偏强硬,而且广泛传播量很大。截止11月4日,光是从腾讯的搜索结果看,提及此新闻报道的百度就有800多条。以今天的股市来估算,这800多条如果都是砸钱硬推的电视广告,没有100万意味著玩不转。相比微博上面那少数质疑的声响,饿了么意味著是赚了。(公开信微博下的评论家)(相关百度新闻报道)

暴力事件有这样的美誉度,依我看,狗肉话题足够撩人是一个因素,但堪称因为饿了么基于一个万年伟光正的态度——食品安全。

出于人道赞成吃狗,你可以说是矫情;出于权利合同支持吃狗,你可以说是没本性。但惟独对食品安全,你没有质疑的余地。可以说,食品安全是狗肉难题中唯一的安全岛,除了这个态度,任何试图从的文化、民俗文化、世俗乃至本性视角切入这个难题的视角,都是自找苦吃。因为这些视角都太含糊,支持和赞成两国随意都能借此拈出几乎相反的两种看法。

很显著,饿了么的重大胜利是因为有足够的新闻报道灵敏度——抓住了一个争论话题,且有足够准确的三观——扎根食品安全。争论,让这件事不无趣、有广泛传播度;三观准确,让饿了么在社会舆论球场上一直处于不败之地。

曾听一位资深民众对中小企业PR做过一个精巧的阐述:小型该公司PR靠脑洞,中型该公司PR靠执行,大型该公司PR靠三观。饿了么今天早已极大(好歹也是45亿美元市值的小巨头),一举一动也备受关注,只不过早就过了“想破脑袋只求被注意到”的下一阶段。苹果公司拒绝为联邦调查局解锁iPad,你说斯科特是没事找事吗,显著不是,他只是在大是大非难题上保持准确三观而已,而社会舆论球场上苹果公司就成了战士一般的存在。

说到中小企业三观这个经典之作话题,这件事也足以给各位PR从业人员上一堂课。

很多PR好朋友常常抱怨,今天to C的PR感叹太难做了,几乎摸不着用户的风味。甚至有人说,今天的网友就是一群不讲理乌合之众,碰上政治危机公关,总有种举人遇着兵,有理说不清的憋屈感。

用户究竟是讲理的,还是不讲理的?

解答是,用户是讲理的。你觉得用户不讲理,很可能是因为用户讲的理,与你讲的不在一个电视频道上。

还记得百度的“电话号码罗生门”否?(百度回应微博)

本文由思源公关公司主编收集于网络,不代表车站任何看法。如有侵犯权利,请紧密联系车站职员!思源高科技公关公司专业知识研究工作服装品牌维护、政治危机公关处理,网络公关处理,中小企业中央政府政治危机公关处理,不良信息死讯计算机系统,提供专业知识百度口碑维护计划,维护中小企业服装品牌声誉及中央政府荣誉!如需了解更多相关公关的资讯,请关注思源高科技公关公司官方网站。上一篇:百度公关回应“让技师实测拦车”:自发行为 下一篇:绅宝高管辱华激起千层浪 或引政治危机公关

「公关危机处理」

本文来自于上海公关公司。 上海公关公司,专业提供负面处理方法、企业网络负面信息压制以及各类网络危机公关处理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