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金融行业的危机公关,如何开展网络公关?

- 编辑:上海公关公司 -

大理金融行业的危机公关,如何开展网络公关?

危机公关
「公司危机公关」“当面对越来越多的在墨西哥行贿的证据时,沃尔玛的高层们关心的不是杜绝这种行贿行为,而是尽力掩盖事实去控制不良信息影响。”几年前就发生的沃尔玛墨西哥行贿事件,在2012年4月21日被《纽约时报》公之于众,舆论一片哗然,引起全世界极大关注,在国内也引发热议。

  “当面对越来越多的在墨西哥行贿的证据时,沃尔玛的高层们关心的不是杜绝这种行贿行为,而是尽力掩盖事实去控制不良信息影响。”

  几年前就发生的沃尔玛墨西哥行贿事件,在2012年4月21日被《纽约时报》公之于众,舆论一片哗然,引起全世界极大关注,在国内也引发热议。

  本刊对《纽约时报》——这起沃尔玛行贿事件揭露者的初始报道进行翻译,以还原这起事件的始末和原委,向读者再现这起扑朔迷离的“行贿丑闻”。

  指控初现

  2005年9月21日,沃尔玛墨西哥公司前高管西塞罗(Cicero)在邮件中告诉沃尔玛国际部首席顾问玛丽特萨·慕尼黑(Maritza I. Munich)女士,他有沃尔玛墨西哥公司高层非法行使权力的消息,并“希望面谈”。

  慕尼黑女士在2003年加入沃尔玛之前,在宝洁公司拉美分部做了12年的律师,知道在拉美国家反腐面临的挑战。慕尼黑对西塞罗的举报反应很快,几天后便雇佣在墨西哥城的哈佛大学毕业的杰出律师托雷斯·兰达(Torres-Landa)听取西塞罗的汇报。托雷斯·兰达和西塞罗在2005年10月见了三次面。

  在长达数小时的问询中,西塞罗讲述了沃尔玛墨西哥公司如何完善行贿手段,如何做假账隐藏一切;同时,西塞罗也揭发了包括董事长、法律总顾问、审计长以及房地产事务部经理在内的许多沃尔玛墨西哥公司高管。不过,西塞罗告诉托雷斯·兰达,最应当对行贿事件负责的是沃尔玛墨西哥公司CEO卡斯特罗·赖特(Castro-Wright),一位在2001年从霍尼韦尔公司招募来成为沃尔玛墨西哥公司首席营运官的厄瓜多尔人。

  虽然行贿行为在卡斯特罗·赖特来墨西哥子公司之前就偶尔发生过,但西塞罗认为,在卡斯特罗·赖特2002年升任墨西哥公司首席执行官之后,这种行贿做法才在公司快速盛行。为了在开新店上打破记录,沃尔玛墨西哥公司领导人制定了积极扩张的目标。在这样的压力下,沃尔玛墨西哥公司的高管们为了获取开店许可可谓是不择手段。

  西塞罗向托雷斯·兰达解释了沃尔玛墨西哥公司通过称为“gestores”的“公关”掩盖行贿行为的“把戏”。“公关”是官僚主义盛行的墨西哥特有的一个群体,普通公民会付费给“公关”,让他们在驾照发放处前帮他们排队;企业会雇佣他们作为游说者处理事情以尽可能减少麻烦,他们中的一些行为完全是合法的。但是,这种“公关” 暗箱操作,用金钱引诱各级官员,在墨西哥恶性循环的公共腐败中扮演着重要角色。

  西塞罗告诉律师托雷斯·兰达,他的工作就是招募这些“公关”,并和他们亲密配合,分享物色贿赂对象的方法。不过,他也赞成沃尔玛墨西哥公司给这些“公关”报酬,因为每次报酬支出能掩盖大约6%的行贿支出。这种运作在严密监督下秘密进行,只有少数沃尔玛墨西哥公司的高管知道。这些“公关”在提交票据的时候,会简单、含糊地描述他们所提供的服务。

  事实上,票据上写着暗语,暗语写明了具体的“违规”活动。西塞罗向托雷斯·兰达解释道:“一些代码暗示一种能快速得到政府许可的行贿行为;其他一些代码就代表为了获得机密信息或者免于罚款而进行的行贿。”据律师的调查显示,每个月沃尔玛墨西哥公司CEO卡斯特罗·赖特和其他沃尔玛墨西哥公司高层都会收到所有行贿支出的详细账单,然后沃尔玛墨西哥公司把行贿支出当作日常合法支出在账户记录里进行“漂白”。

  最初回应

  沃尔玛通常雇佣外部的律师事务所对重大不法行为的指控进行内部调查。在2005年早些时候其也是这么做的。例如,对被指控“夸大报销账单数额和滥用沃尔玛礼品卡”的时任沃尔玛副董事长托马斯·考林(Thomas M. Coughlin)进行调查。

  最初,沃尔玛对西塞罗的举报采取了同样调查方式,把调查交给了一家对《反海外腐败法》的案件有着丰富经验的律师事务所Willkie Farr & Gallagher。这家律师事务所需要跟踪调查在5年内帮助过沃尔玛墨西哥分公司获得开店许可的人员的所有费用支出情况,并计划仔细检查所有针对政府官员的支出,约谈任何可能知道贿赂情况的人。这其中包括牵连在内的沃尔玛墨西哥分公司的董事会成员。

  总之,Willkie Farr推崇的是那种独立、不惜花费的调查方式,是大公司面对高管严重违法行为通常采用的调查方法。沃尔玛的领导层拒绝了这种方法,反而决定沃尔玛的律师以内部调查人员的名义对调查进行监管,这一决定给了沃尔玛高管直接控制调查的权力。

  调查开始

  2005年11月12日,新任沃尔玛特别调查人员罗纳德·赫特(Ronald Halter)所领导的调查小组开始对沃尔玛墨西哥子公司进行调查。该调查小组获取了沃尔玛墨西哥子公司财务支出数据库,并据此查询以“公关”(gestoria)为关键词的支出记录。

  通过一天的努力,他们发现了441条支付记录。其中的每笔支出都是一次潜在的行贿,不过调查小组才仅仅追溯到2003年而已。

  不过调查也显示,针对当时已经抛出危险信号的“公关支出”, 在2004年3月,高管层曾在沃尔玛墨西哥子公司发起过一次内部审计,该审计证实了沃尔玛墨西哥公司的两名主要“公关”是如何以“在墨西哥境内减少开店许可成本”的名义花掉数百万美元的。

  虽然这次审计并没有深入揭示资金是如何运转来减少获得开店许可成本的,但却表明,支出的增长幅度大致与沃尔玛墨西哥子公司的发展速度持平。该审计还建议告知沃尔玛总部支出的有关事项。不过,沃尔玛墨西哥子公司的审计长,被西塞罗认定为是知晓行贿内幕的高管,减少了那封关键的建议信。

  与此同时,这份审计的起草者在审计完成不久就遭到解雇。同时,赫特的调查小组又有新进展:腐败现象要比西塞罗所供述的情况严重得多。在仔细检查过沃尔玛墨西哥子公司的支付数据库后,调查员注意到,从2003年起,沃尔玛墨西哥公司向墨西哥各级政府直接“贡献”或“捐赠”了将近1600万美元。

  矛头调转

  赫特的调查小组准备首要调查的沃尔玛墨西哥子公司的高管,就是罗德里格兹马塞多(Rodríguezmacedo)。在2004年1月加入沃尔玛墨西哥子公司之前,罗德里格兹马塞多曾作为一名律师在墨西哥的花旗银行工作,凭借着文雅流畅以及无可挑剔的英语,他很快便赢得了沃尔玛总部的青睐。西塞罗认为罗德里格兹马塞多是行贿的参与者。调查小组希望罗德里格兹马塞多能讲明“为减轻开店阻力,为何两名外聘律师会被支付850万美元”。当调查员询问他“公关”支出记录时,他说他没有时间去追查它们的下落,这种说辞与其他高管如出一辙。在调查员向上级主管部门投诉后,罗德里格兹马塞多才予以配合。

  然而,审计人员却告诉调查小组,由于西塞罗曾批准大部分的支付款项,他们开始怀疑西塞罗也在某种程度上受益,所以他们请调查机构Kroll来调查。罗德里格兹马塞多也说,“公关支付款”很可能是西塞罗用来诈骗沃尔玛墨西哥子公司的“骗术”,西塞罗和那些“公关”很有可能早已在“公关支付”中大赚一笔。简单地说,罗德里格兹马塞多认为是由于资金被盗才导致的行贿。

  不过,即使罗德里格兹马塞多的陈述不假,也并不能解释当初为什么沃尔玛墨西哥子公司的高管们会授权发放“公关”支付款,无法解释高管们通过“捐献”获取开店许可的行为,也不能解释他们为什么重做审计报告而让沃尔玛总部一直蒙在鼓里。调查员同样感到奇怪,为何一名曾经从沃尔玛“偷”到一笔小钱而逃之夭夭的训练有素的律师,现在竟然刻意让自己卷入一系列贿赂案件中吸引沃尔玛全部的注意力?如果沃尔玛墨西哥子公司的高管们真的相信自己是受害者,那为什么他们不采取法律手段对抗西塞罗,反而却以莫须有的 “偷窃”罪名上报给沃尔玛总部呢?

  事实上,罗纳德·赫特的调查小组接连不断的问讯,激引起了沃尔玛墨西哥公司高管们的激烈抵抗。现有的记录和采访表明,调查进行一周后,调查小组即被时任沃尔玛墨西哥子公司CEO的爱德华多·索洛萨诺·莫拉莱斯(Eduardo F. Solórzano Morales)找去问话。索洛萨诺气急败坏地责骂调查小组,说他们工作不公开透明,且对人故意刁难。不过调查部门负责人刘易斯认为,这些抱怨只不过是沃尔玛墨西哥公司促使调查员转移视线的尝试。

  尘埃落定

  一些高管认为,墨西哥是一个行贿、受贿已扎根其商业文化中的国家,行贿这件事完全不值得像在美国本土那样有那么大反应。“这是墨西哥的事儿,最好还是用墨西哥的解决办法”,一位高管这样认为。这道出了沃尔玛管理人员的想法。在这场争辩中,慕尼黑女士提交了辞职报告。她心灰意冷地说:“在墨西哥,贿赂政府官员也是一种犯罪。”

  各种录音和访谈显示,赫特未得到任何许可去质问卡斯特罗·赖特,而且也无法检查其电脑中的文件。而现任调查负责人罗德里格兹马塞多对此持不同看法。他的报告中有如下结论:没有任何证据或清晰迹象表明,沃尔玛墨西哥公司为获取经营执照和开店许可,向墨西哥政府部门行贿。罗德里格兹马塞多长达六页的报告,对牵扯到他自己的行贿只字未提。

  几周后,在几乎未做其他调查的情况下,他就让此事息事宁人。但他并未解释数百万美元的“公关”经费是如何为获得经营许可进行运作的。对沃尔玛墨西哥分公司靠捐赠获得开店许可一事,他也缄默不语。相反,罗德里格兹马塞多的报告大部分都在攻击其原告,认为西塞罗应受到惩罚。

  罗德里格兹马塞多表示,他咨询过一位德高望重的独立法律顾问萨莫拉·皮尔斯(Zamora-Pierce)。萨莫拉认为,西塞罗的行为是典型的欺诈。另外,罗德里格兹马塞多表示,沃尔玛墨西哥公司在西塞罗离职后,反而能更快地获得开店许可。不过,因罗德里格兹马塞多未在报告中列明该数据,其获得数据的有效性无法考证。并且,在针对西塞罗的案子上,罗德里格兹马塞多的报告中也多处造假。他将西塞罗的辞职说成“被解雇”;还说调查机构Kroll对西塞罗的调查结果显示,“在拨款用于‘公关’的阶段,西塞罗的生活水平有大幅提升。”而相关调查人员表示,在Kroll的报告中并无此等言论。

  刘易斯在致他上司的一封邮件中写道:“如果有人同意西塞罗欺骗公司,假设我是这些人之一,那么问题是,他带着1000万美元如何脱身?而东窗事发后他为何不采取任何行动?”罗德里格兹马塞多在他报告的末尾增加了一段话,算作是对刘易斯的答复:“正因为证据不足,大家决定不向西塞罗提起刑事诉讼。”刘易斯如此回复:“冒着被称为‘愤青’的风险,我还想说,此报告和之前‘证据不足’的那个没有任何差别。”

  不过对于沃尔玛而言,这已足够了。2006年5月10日,沃尔玛总部的高管通知罗德里格兹马塞多,“形成报告的最终版本,结束调查”。

  没人通知西塞罗。他只是知道在几个月的邮件、电话和会谈轰炸后,沃尔玛对他的兴趣渐渐淡去。他的电话打不通,邮件也没人回复。

  “我想没人关心这事了,那就把它忘记吧。”西塞罗说。

「公司危机公关」

本文来自于上海公关公司。 上海公关公司,专业提供负面处理方法、企业网络负面信息压制以及各类网络危机公关处理服务。